下载快手最新版本2019

.630shu.co,最快更新顾少的独家挚爱最新章节!

“我觉得,好像变了,过去的嫉恶如仇,对于假怀孕的事情肯定不会放过的,现在的,怎么不在乎了,是因为穆婉的身份吗?忌惮她,还是想要巴结她啊。”项雪薇阴阳怪气地说道。

殷沫芬不喜欢项雪薇的语气,本来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轻哼了一声。“穆婉现在是大公主,我肯定是要尊重她的,我们家上聿真是运气好,居然娶了一个真正的金枝玉叶,倒是,怪不得之前针对婉婉,原来,是一只不会生蛋的鸡啊。”

“说谁不会生蛋,好歹也是一个名媛,怎么说话像是一个市井小民,一点素质和涵养都没有了呢。”项雪薇厉声道。

殷沫芬被项雪薇说的脸上挂不住,也觉得刚才说话的方式是很粗鲁,可是,她不能认输,也不服输,继续说道:“要是市井小民呢,就会觉得我说话像是市井小民,要是名媛呢,就会觉得我说话像是名媛,相由心生,是什么样的人,看到的别人才是什么样的人。”

项雪薇被气的脸发红,“项上聿这么会说话是像吧,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们母子两个人的口才说是第二,都没有人说第一吧。”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一些笨蛋路上遇到了,为什么不绕远一点走,还非要凑上来我找骂,这种人是犯贱呢,还是骨子里面欠骂。”殷沫芬不客气地说道。

“殷沫芬,不要得意,我好歹是项家的人,的大姑子,说话客气一点也是对人品的积累。”

“那谢谢大姑子的告诫,挡着我的路了,另外啊,中午的时候我请婉婉来吃饭,毕竟她是大公主,说不定啊,嗯,知道的,华锦荣的小女儿要嫁给A国去,我家婉婉以后可吃香了呢,我要赶紧请她吃饭,以后机会没有这么多呢,呵呵呵。”殷沫芬笑着说道,没有掩饰自己的得意洋洋,洋洋得意。

项雪薇的脸色本来是红的,越来越发白,“少得意,这幅小人的嘴脸不用给我看。”

“呵呵。”殷沫芬捂着嘴巴笑,“是小人,才会觉得我是小人,这种道理我上面已经说过了,还真是不长脑子,我本来呢,有些话不想说的,我家那位也告诉我,不要乱说话,影响别人的心情,但是看这样,我突然也理解了老公为什么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任何男人都受不了的脾气吧,要不是项家护着,这种女人,谁敢要啊。”

“说什么?”项雪薇声音尖锐了起来,“说什么外面养了女人,把话说清楚。”

清纯美女白皙养眼香艳樱桃唇淑雅气质女孩图片

“啊呀。”殷沫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假装很惶恐不安的样子。“我说错话了,我是瞎说说的,不要放心里去啊,我说的事情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就是瞎说说的,那个,不早了,我还要回去做饭呢,想亲自做给婉婉吃,她上次说我做的鸡汤好喝呢,我先走了。”

殷沫芬说完,不再理会生气的项雪薇,赶紧地往回走。

项雪薇握住了手掌心,牙紧了牙关。

她没有回去,而是去穆婉那里。

穆婉刚吃好了早饭,看到项雪薇过来,下意识地想要离开。

可是,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现在黑妹不在,吕伯伟不在,她不想和项雪薇起正面冲突。

“现在肯定很得意吧。”项雪薇阴阳怪气地说道。

“并没有。”穆婉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兰宁夫人和华锦荣的女儿。”项雪薇更冷地说道。

“我觉得应该庆幸没有杀死我,不然,兰宁夫人如果知道了,杀死了她的女儿,觉得她会放过吗?”穆婉幽幽地说道。

“觉得我会怕她?我们项家谁也没有怕过,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兰宁夫人,就算是华家,我也不放在眼里。”项雪薇豪气地说道。

“不把华家放在眼里是因为有项家给撑腰,觉得……”现在的项家,还会为撑腰吗?

后面一句话,穆婉想了一下,没有说出来。

她没有必要惹火了项雪薇,逞口舌之快,最后受皮肉之苦,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

“我觉得什么?”项雪薇催促道。

穆婉定定地看着项雪薇,沉默着,眼神却好像深渊一般。

“没什么,觉得什么也没有用,我觉得什么也没有用,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麻烦从我这里离开吧。”穆婉平静地下逐客令。

“到底想说什么,年纪轻轻,装什么深沉,不觉得这样特别恶心吗?不对,小时候就心机很重,小时候就知道勾引项上聿,小时候就知道找谁依靠,小时候就野心勃勃,我说呢,原来是兰宁夫人的女儿,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不过,兰宁夫人的下场也看到了,机关算尽太聪明,穆婉,有没有想过的下场会是什么?”项雪薇含着怒气说道。

穆婉还是静静地看着项雪薇,那是一种静谧的力量,没有说话,无形中,已

经形成了一座大山。黑压压地想着项雪薇袭击过去。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项雪薇更加生气了。

穆婉依旧只是静静地看着项雪薇。

她看过一本书,上面的内容其中一点是这样的,一个人容易生气的人,是很容易得肝病的,生气发火,伤肝,如果因为生气拍一次桌子,等于得了一次肺炎,女性生气更加不行。

如果经常生气,会得乳腺癌,如果生气,忍着不发,容易得子宫癌。

当然,这些可能不是百分之百,所以,她不要生气,特别是不要因为一些无关紧要又讨厌的人生气。

“看着,是因为,我和无话可说,麻烦说完,从我这里离开,还有,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把人逼急了,伤亡的会是自己。”穆婉淡淡地提醒道。

项雪薇被气红了眼睛,从这句话里感觉到了威胁和危险,厉声道:“现在非常想要弄死我吧?因为我之前一直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