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午夜福利在线观看

“有人了?”

秦风不由得一愣,随后看向此人,见他一脸敌视地看着自己,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不由得一笑。

“不好意思了,周围没有别的位置了,我只能坐这里了!”

秦风笑着说道,轻而易举地将他的气给化解开来,安然坐下。

“!”此人大怒,同时也有些暗暗心惊。

这人好厉害,居然如此轻易便将他的气给化开了。

秦风斜过头看着此人,笑道:“怎么了,这位同学,还有什么事吗?”

兴许是被秦风刚才展露出的实力给吓到了,这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就偏过头去,不再和秦风多说。

秦风见状也没去多说什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堂上。

堂上的长老此时正在教授一些药草的特征和药性,都是些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东西了,许多人都听得昏昏欲睡。

秦风也不例外,也是感到百无聊赖。

这种感觉,真的是梦回校园啊。

古典淑女静静等待的那份唯美

同样坐在堂下乖乖学习的学生,同样站在台上教人的老师,同样的枯燥,只是内容有所不同罢了。

虽然当年秦风也算是学霸,可那也得是有所学才行啊,这些东西,说不定秦风自己知道的比堂上教学的长老更多。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秦风想专注地去学习恐怕也做不到,自然而然地,他的注意力也就开始神游太虚了起来。

李秋雪七人倒是端端正正坐着,在认真学习,对她们来说,鸿蒙的一切都需要学习。

百无聊赖下,秦风干脆就在脑海中默默铭刻起了之前学到那道蓝火咒纹,咒纹这种东西,虽然学会就能使用,但同样是需要熟练度的,熟练度越高,威力也就越强。

一次又一次地铭刻之下,秦风对蓝火咒纹的理解也是愈发地深了起来,同时也让秦风越来越专注于咒纹的铭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他的周围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蓝光在闪烁着,已经将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李秋雪等人见状也是无语。

老公啊,知道走神了,可动静能不能小点啊,生怕别人不知道走神了吗?

至于堂上的长老,见秦风居然堂而皇之地无视他的教习,自顾自地在修炼,自然是怒上眉梢,冷冷盯着秦风,脸色非常地不好看。

“嘿嘿,这小子完了,严长老可是以严出名的,这小子居然连严长老的教习都敢公然分神无视教习,怕是要有点苦头吃喽!”

“我猜,严长老会让他去后山的断魂崖去思过!”

不少人都是看着秦风偷笑,有些幸灾乐祸。

唰。

一瞬间,严长老便已经催动一块青砖瓦玉,直接向秦风砸了过去。

秦风此刻正铭刻着咒纹呢,忽然感知到有危急,立刻杀气显露,直接出手轰出一拳,‘嘭’地一声,便将那青砖瓦玉轰了个粉碎。

但刚出完手,他立刻反应过来了,看着台上脸色阴沉地像要吃人的严长老和周围一脸讥讽却捂嘴忍住的这些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严长老,今天天气不错哈。”

哄堂大笑。

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嘲笑秦风。

而李秋雪等人,则是将头埋地很低很低,一副她们不认识秦风的模样。

老公啊,咋这么丢人了!

“很好笑吗?”

严长老却是冷眼扫了一眼四周,沉声说道。

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闭嘴了。

严长老见状,也不理会这些人了,冷眼看着秦风,沉声道:“是不是觉得很厉害,天下无敌了?”

秦风赶紧道:“不敢不敢,严长老说笑了。”

“那就是觉得修习药理没有什么用,所以才会在我的教习上自顾自地修炼?”严长老又质问道。

秦风赶紧摇头:“绝无此意,药理的重要性我当然很清楚,修炼之途,免不了会受些伤,也难免会出现某些没办法及时得到医治的情况,比如落入深山之中又身受重伤,这种时候,如果能懂一些药理就能自救,从而捡回自己的自己一条命!”

严长老见秦风都明白其中的道理,气也是消了几分:“既然都明白,何以无视我的教习,自己修炼?难道是嫌弃我教的不好不成?”

“严长老误会了,的教习简洁明了,每一句话中都有深奥的学问,绝对是良师典范,自然不会有教不好一说。”秦风解释道。

“那是为何不学?”

“呃……这个嘛……”秦风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说出来,我怕不高兴。”

“但说无妨,如果有理,我又怎么会不高兴?”严长老道。

秦风这才说出实情:“其实吧,我之所以不学,不是因为我不想学,恰恰相反,我十分渴望学到新东西,只是,严长老今日教习的这些内容,我全都会,所有的东西,我都懂。”

全场一片哗然。

“好狂妄的小子,严长老可是中灵学府内除了那些院长大人之外,最精通药理的人,这小子居然敢当着严长老的面说懂所有的药理,这是在挑衅严长老的权威啊!”

“哼,多半是刚来中灵学府不久的人,在外面张扬跋扈惯了,没吃过什么苦头,所以进了中灵学府依然如此高调,这种人,迟早栽大跟头!”

不少人都对秦风面露敌视,觉得他太过高调张扬。

严长老同样如此,脸色再度沉了下来:“确定教习上的药理都懂?”

秦风自然也非常清楚,刚才他的行为会引起他人的敌视,同样也会惹怒这位负责教习药理的严长老。

但,他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不错!”

这些人觉得自己张扬无妨,只要秦风自己清楚就好,他并不是张扬,他是真的懂,可能比这位严长老还要懂。

“很好!”仿佛是被秦风肯定的答案给气到了,严长老怒极反笑:“我倒要瞧瞧,这位传说中的药理大师,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说完,便转身离开,向着外面的药田走去,开始采集外面的药草。

显然,秦风惹怒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