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app

叹息一声,随手轰碎挡着洞口的大石头,身形一闪就飘飞了出去。

身后,那居住了数年之久的山洞轰然倒塌,将我遗留的所有痕迹掩埋干净。

寒风呼啸,大雪铺天盖地,果然是寒冬季节。

我悬浮半空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任凭风雪落在脸上,感受到那彻骨的寒意,意识到自己已经和微型世界脱轨数年之久了。

低下头来,掏出许久不曾使用的手机,开机后,连接网络,开始浏览新闻。

看着数年中发生的大事,心头掀起滔天巨浪。

一大半的世界都沦陷了!

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儿,短短四年多的时间,如何联军竟败的这么惨?

手指不停的在屏幕上滑动,看着上面的诸多记载,心底都是愤慨。

四年之间,大小战役多达九十八场,其中,前五十场战役之时,微型世界还能和异界大军一争长短,足足三年时间,愣是将异界大军堵在死亡地域之中不能踏出一步。

为了这份成果,至少有千万战士血洒疆场,他们为了捍卫这个世界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转折点出现在一年多之前。

日系小清新素颜美少女

异界大军的数量忽然暴增,短短几天时间就从千万规模增加到过亿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事?

一时间,联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防线被强势轰破,虽然法师团艰难的抵挡住了异界大能团的袭击,但军队的溃败却是没法挽救的。

兵败如山倒,异界大军乘胜追击,杀了数百万联军战士。

异界阴灵士兵的手下从不留活口,都是斩杀之后吞噬灵魂,残暴到令人发指!

血流成河不足以形容那等惨况。

民众紧急撤离,失守的疆域越来越大。

但微型世界到底是底蕴深厚,更多的人投身军旅,更多的物资送到前线,将士们顽强抵抗争取时间,大后方全民总动员,依着诸多城池修建更多的防御工事,没谁再能冷眼旁观。

人们都在直播中看到了异界敌人的残暴不仁,它们就是打算杀死这世界所有的人,独霸整个天地。

这等行为吓到了亿万民众,但也刺激出了他们体内深藏的血性。

谁也不想成为异界阴灵的刀下亡魂,怎么办?只有一条路可走,和它们拼到底!即便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也要和他们战斗到最后一刻。

当然,叛徒除外。

但这几年叛徒数量骤降。

原因很简单,以前叛逃到敌方的法师,九成都被刺杀掉了,联军派出的高手暗杀团精通刺杀手段,不管叛徒藏在哪里,即便在敌方的大本营之中也很难逃过刺杀。

一个个大叛徒的人头挂在墙头示众,杀鸡儆猴的效果分外显著。

有心想当叛徒的人意识到了更重要的一点,异界大能们没将这个世界叛逃过去的家伙当人看,给予的保护力度根本不够。

这也是联军刺杀团队战果辉煌的重要原因之一。

叛逃的路不可选,哪还有其他路可走?只能血战到底了。

数十亿人齐齐劳作,愣是赶在联军再度大溃败之前修好了所有工事,这才保住了一小半世界,但另外一大半世界已经完全陷入永夜之中……。

有必要说明的一点是,姜照在这四年中成为了全世界妇女顶礼膜拜的巾帼豪杰。

她率领红牙堂浴血奋战,参于的战役多达六十九场之多,军功累积是整个联军女法师中的第一名。

其他门派的女法师没有一个比她更拼命的,现场直播的画面中总有她斩落敌方大能的身影。

哪怕她御使的阴灵邪怪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也不坠其威名。

无数女子以她为偶像,张口闭口都是姜照的名头,世人称其为御灵女皇。

威望之盛一时无两,因其军功巨大道行又飞速进步,散修联盟已将姜照晋升为副盟主之一了,同时兼着白牙堂主的职位,在魔王獠牙中是绝对的风云人物。

“啧啧,真的落后于她了,没想到这姐们如此争气?要说成就累积,她目前远胜于我了,在微型世界中如日中天。

很有压力的说,不行,得想办法赶快追上她的脚步。

就如她当年所言的,成就这种事,可不光是自身武力强就好使的,还是要看对这方世界的影响力大小。

这样算来,自家必须要做些惊世骇俗吸引眼球的大事,才能扭转落后局面。

好在还有四十五年多的时间可用……。”

我想着这些,缓缓的将手机收进怀中,扭头遥望西南方,那边,一直飞过去,就会接触到‘永夜之地’了。

没错,死亡地域的名头已经消失了,被‘永夜之地’替代。

黑暗笼罩之处,都是妖魔邪祟和异界敌人。

那里没有阳光,四季不分,植被枯萎,动物绝迹,阴风呼啸,死气沉沉,但正是异界阴灵大军最喜欢的环境。

而生人,没谁喜欢死地。

“五十年成就大战,我来了!”

嚎叫一声,我却没有对着西南方飞,而是背道而驰的飞了出去。

因为,在回联军前线之前得先去办好一件事,一件可以为联军带去有生力量的大事!

飞了几分钟,在某结冰的江边落下,抬眼看看前方那孤寂的小亭子,淡笑一声,漫步走了进去。

这地段早就被大雪覆盖了,江面冰厚的可以过轿车了。

四处透风的小亭子中没有什么人。

大冬天的,谁会在这儿停留?

法力激发,只是一卷,小亭子内的积雪就被卷飞一空,石凳、石桌光洁如新。

我坐在石凳上,忽心有所感,找到一面小镜子看去,就见内中的自己满脸大胡子。

“好嘛,四年多没整理过了,都像是要饭的了。

自嘲一番,从背着的包中掏出阿鼻墨剑,将胡子刮个干净,看着镜子中仍旧年轻帅气的那人,傲然笑笑。

不知为何,古禅佛宗八式大手印似乎自带驻颜功能,我的脸和四年前没两样儿。

摇头驱散杂念,于包中翻找出个小纸包来,沉默的注视一会,我将其打开,露出内中的三枚鳞片。

法珑山蛇母的鳞片。